男子在动物园狮笼里发现一只金毛

欢迎来到男子在动物园狮笼里发现一只金毛 网站地图 sitemap
男子在动物园狮笼里发现一只金毛有限公司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http://sohoeclectic.com!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当前位置: 内容 >斗破苍穹
男子在动物园狮笼里发现一只金毛斗破苍穹
2021/03/30 来源:男子在动物园狮笼里发现一只金毛
    吴夺回到了家中。

    这“听”了一天古玩,属实有点儿累;简单下了点儿面条吃了,便坐到了沙发上;顺手开了电视,选了个文物鉴赏的纪录片。

    化肥吃完了狗粮,晃悠着来到吴夺身边,转了一圈,又跳上了沙发。别看没瘦多少,跳跃能力倒是提升了。

    “怎么?来聊会儿天?”吴夺顺手将遥控器放到了一边。

    化肥却只是对着吴夺闻了闻,却又跳下了沙发,不紧不慢地走了。

    “我怎么发现,你好像越来越看不起我了?”

    化肥的尾巴摆了摆,算是回应,很快回到了书房里头。

    吴夺皱了皱眉。

    最近,根据狗食盆里剩余的狗粮来看,化肥的食量好像越来越小,难不成病了?

    不对,它这样的“神犬”,好像很难生病吧?而且它并不是没精神,只是过于蛋腚。

    想了想,吴夺还是起身,来到了趴在经案下的化肥身边,“你没事儿吧?”

    化肥很轻松地活动了下脖子,看样子是没事儿的表示。

    吴夺摸了摸它的脑袋:“我说,为什么你吃素,而且吃得越来越少,还这么肥?”

    化肥又甩了甩尾巴,很有节奏的几下。

    吴夺好似明白了潜台词:别没话找话······

    吴夺一看,“行,那我也去歇着了。”

    这次吴夺干脆回到了床上躺着,拿起手机翻了翻,本来还想着过一会儿给宁霜发个信息,结果却在翻手机的过程中睡了过去。

    而且一觉睡到了第二天上午九点多,睡得特别沉。看来,耗费“听力”过度,还真是扛不住。

    起床洗漱吃早饭之后,吴夺出了门,在路上给胡允德打了个电话,胡允德说他已经在大雅斋的办公室里了。

    到了大雅斋胡允德的办公室,却见那件“成化斗彩天字罐”就摆在胡允德的办公桌上。

    吴夺关好门上前,胡允德顺手甩给他一支烟,“我都舍不得让你拿走了!”

    吴夺心头微微一惊,还是低估了德叔的眼力啊,这么说他是看出来了?

    “德叔,您这么说,那就是我可以拿走了?”吴夺接过烟点上,笑着说道。

    “我要是不给你,还怕你一气之下,不在大雅斋干了。你自己说的,还没正式入职呢!”

    “那哪儿能呢?”

    “这东西毕竟是黄微不收,你又自己掏钱收的。”胡允德摆摆手,点了点天字罐,“先说我看明白的,这东西肯定不是民窑的工手,民窑的东西仿得再好,这个盖儿总是做不到妥帖。”

    吴夺一听,之前还真不知道这一点,这算是又学到了。

    “成化斗彩天字罐的高仿,其实清三代康雍乾官窑比明代中后期做得好,特别是这个盖儿,不紧不松,不深不浅,很是妥帖。”胡允德继续说道,“民窑呢,虽说也有精仿,胎釉画片可能水平也不低,但即便是最好的,盖儿也就是差强人意。”

    吴夺点点头,插了一句,“德叔,您可以啊,差强人意这个词儿,很多人用错的,本意是勉强可以满意,很多人却用成不满意。”

    “这算是拍马屁么?”

    “不算。”

    胡允德笑了笑,转回,“但是,这个底款的‘天’字不对,清三代官窑仿成化斗彩天字罐,‘天’字往往和真品不一样,也就是只求一个神似,却不会刻意去做到完全一致。但是这个底款,却是很仔细地模仿了成化斗彩天字罐的‘天’字。”

    “那您的结论呢?”

    “我的结论是,的确是好东西,但是很奇怪。”

    吴夺心道,原来他也没看出来啊!

    “不过”胡允德却又说道,“有人却点了出来,这应该是唐英当年为乾隆高仿的六只天字罐中的一只!唐英当年的高仿,因为情况特殊,务求全力逼真,所以这个‘天’字,也是仔细临摹的!”

    “章老看出来的?”吴夺脱口而出。

    “这么说,你也确实是看出来了?否则也不会敢花一百万啊!”

    “德叔,我这眼力,肯定没这么神啊!我是觉得这件老仿很特别。不过,唐英的事儿,我确实也想到了,但却不能看透。这里头,有赌一赌的成分吧!”吴夺一听胡允德点出来了,那就不能不解释了。

    但他也只能这么解释了。

    外挂好是好,就是看不透、说不了。若是只为了赚钱,本来是无所谓的;但吴夺是真的喜欢古玩,所以才会入职大雅斋,为的就是真正提升眼力。

    “知识储备,也是眼力的一部分。你得先看出这件高仿的与众不同,还得知道乾隆和唐英的这段史实,才有可能去联想。这,也是难能可贵的。”胡允德摆摆手,“不过,却不是章老点出来的。”

    “啊?是咱店里的其他鉴定师?”

    胡允德摁灭烟头,“其实黄微虽然不是鉴定师,但眼力也不弱了。如果有其他鉴定师走人,我还想让她顶上呢。”

    吴夺一听胡允德这意思,那就不是店里的鉴定师了。

    “是关知鱼关老爷子!”胡允德接着叹道,“不服不行啊!只是瞅两眼,又翻了个底,就一语中的!”

    “啊?他是早上过来了?”吴夺有些奇怪,他们的事儿也不可能再到店里谈啊。

    “我和章老早晨陪他吃了个特色早点,完事儿闲聊起来。你还记得他昨天刚到店里时,章老说起上次和他在燕京的高先生家见面,他接着提到了一件成化斗彩天字罐吧?”

    吴夺点头,“记得,他还‘嗐’了一声,好像是请他去看的,结果那东西不真,有点儿扫兴的意思。”

    “对,那一件是台岛的高手做的现代高仿。”胡允德介绍,“当时我顺着提了一句,说你昨天在店里也收了一件斗彩天字罐,应该是清代老仿。他就起了兴趣,要来看看。”

    “这老爷子!瞅了两眼、翻了个底,就能定论了?”吴夺由衷赞叹,“厉害啊!”

    “鉴宝天字号,绝非浪得虚名!当年,他们的一句话,那可要胜过很多权威鉴定证书!”胡允德长叹一声,“之前和你说起的吴镝,传言比其他三人更神呢!”

    吴夺默然不语。

    自己靠着“听”所能达到的地步,这世上,却真的有人能凭眼力看出来!

    之前,胡允德在和吴夺、还有陈永钧、罗宇泽聊豇豆红釉莱菔尊的时候,提过吴镝的事儿,但是他没有详细说过“鉴宝天字号”,此时一时兴起,便又将“鉴宝天字号”的事儿,给吴夺讲了讲。

    胡允德说的,还不如老财主对吴夺说得详细,因为他主要是从章老那里听来的。但是吴夺也不好打断,只好又听了一遍。

    “吴夺啊,你的眼力,如今绝对称得上年轻一辈中的翘楚,最关键的是,你还能保持谦虚谨慎,这太难得了!”胡允德说完还感慨了一番,“据说当年的吴镝,虽然眼力过人,但是太傲了,就连见了比他年长这么多的关老爷子,也只是随口称呼老关!”

    吴夺笑得有些尴尬,心说我镝叔那可是真本事啊!我这点儿伎俩,说难听的就是一挂逼,没法儿不谦虚,不谦虚学不到东西啊!

    “你的成就,将来未必比‘鉴宝天字号’低!到时候说不定我还跟着你沾光呢!”胡允德哈哈大笑,“行了,东西是你掏的钱,现在直接交给你就行了!”

    “德叔,不管我以后怎么样,您始终是我的启蒙老师!”吴夺认真说道。

    “我们是同事,相互学习。”胡允德又摸起一根烟点上,“谦虚是好事,但也要看情况。有些人,你给他好脸,未必能得到好报。”

    “我记下了。”吴夺也点了一支烟,“德叔,这关老爷子眼力如此了得,他那个孙子看来没得到真传啊,还让人给做局撅了。”

    “要说没眼力,也不对。生在这样的家庭里,光是真东西,就看得足足的了。不过,关知鱼老爷子家,可谓一辈不如一辈。而且他这个孙子,骄纵惯了,没吃过什么苦头。这一次,是得罪人了,人家就是要在齐州做局,把他从燕京引过来。”

    吴夺一听,“这么说,章老已经查出来了?”

    “你想知道,我就告诉你,但也别细说了,毕竟和你无关。你就当了解点儿江湖事吧,古玩行肯定不是表面看上去那样,暗流多得很,你以后也要时时提醒自己。”

    胡允德掸了掸烟灰,“有人在燕京吃了他这个这孙子的亏,但是在燕京是不可能报仇的。于是准备小半年,才在齐州设了这么一个局。现在不是破财的问题,这佛头是出土文物,这孙子可能要蹲大狱。”

    “怪不得关老爷子亲自跑过来了,还说可能冲他。”

    “他肯定知道不是冲他,说这个有点儿夸大其词的意思。不过,他这个孙子得罪人太多了!而且,当时在燕京吃亏的也不是齐州人,只是因为佛头是在齐州附近出土的,才安排人手在齐州做局。所以,他查不出正主是谁,这是真的。”

    吴夺深吸一口烟,“章老是不是不太想帮他?”

    “怎么说呢,现在是想帮也帮不了。因为章老在齐州暗中辗转所得到的消息,也就这么多。这个做局的正主隐藏很深,布局缜密,具体交易的都不知道他是谁!他人又不在齐州。章老想要把这个人揪出来,怕是费尽九牛二虎之力也未必如愿。”

    吴夺应道,“看来章老能给关老爷子的,也就这个说法了。”

    “是啊,不过关老爷子人都来了,肯定也不止找了章老一人,甚至黑的白的他都可能去联系。”胡允德顿了顿,“好了,就说这些吧。我听黄微说,你昨天在店里看了一天东西,今天还准备继续么?”

    “能继续吗?”

    “不仅能,而且我现在可以带你去库房看一件好东西!”胡允德起身,“先把你的天字罐收好。这东西啊,还真是只适合个人收藏;放到店里,哪有人能认出‘唐英’?想卖到百万以上,还真不容易。”

    “那我不客气了德叔。”吴夺上前将东西小心装起。

    胡允德随后带着吴夺到了大雅斋的库房。

    库房不大,也就三四十个平方,而且很多货架是空着的。同时,吴夺大体扫了扫,摆着的东西,貌似也没什么重器啊?

    “德叔,这库房······”

    “库房里大多都是不好卖的东西啊!再就是,好东西也得分着放,怎么可能都放到库房里?”胡允德笑了笑,“不过,我说的这件好东西,是在保险柜里。”

    胡允德说着,走到了房间一角的大保险柜面前,“借着这个事儿,正好让你见识一下真正的成化斗彩天字罐!”

    吴夺一听,眼睛都放光了,“德叔啊!我听说全世界只有十二件,怎么咱们大雅斋还有一件?!”

    “你看看就知道了!”胡允德打开了保险柜,从里头小心捧出了一个木盒。

    吴夺顺带看了看保险柜里头,都是盒子装着的,也不知道都有啥。

    胡允德随口说了一句,“其他的都是明清官窑,你想看待会儿可以都看看。”

    说完,胡允德将这个小木盒放到了一处空着的货架格子板上,抬手道,“自己来吧。”

    这个木盒很上档次,是海南黄花梨的;糠梨,手感比油梨轻,但虎皮花纹特别漂亮。

    盖儿是带卡扣的抽拉盖儿,吴夺打开之后,先往盒里看了看。

    “没盖儿啊?”吴夺出口之后自己也笑了,已知存世的成化斗彩天字罐中,都有好几个没盖儿的。不要说没盖儿了,二十年前一件“剃头”的,还有人抢破头呢!

    吴夺小心加小心,在货架的格子间,一手抓牢口沿、一手侧扶,将盒子里的小罐给取了出来。

    取的过程中,吴夺也看了看冲向自己的这面。

    这上面的纹饰,是藤瓜果龙纹,除了釉下青花的色调,釉上彩料主要是淡雅的黄绿二色。

    既然胡允德说了是天字罐,吴夺也就没直接去翻底,准备先放到格子板上稳一稳。

    吴夺放下时也算是又轻又稳了,结果放下刚松手,小罐居然自己晃了起来。

      <code id='f0265'></code><style id='b2676'></style>
    • <acronym id='32b79'></acronym>
      <center id='a2e68'><center id='d4bd7'><tfoot id='17c3c'></tfoot></center><abbr id='9e645'><dir id='ed482'><tfoot id='0b322'></tfoot><noframes id='a23db'>

    • <optgroup id='db0b8'><strike id='c4c68'><sup id='0c92b'></sup></strike><code id='e6452'></code></optgroup>
        1. <b id='51ac1'><label id='4cf8c'><select id='28934'><dt id='c87d1'><span id='d5339'></span></dt></select></label></b><u id='288d2'></u>
          <i id='cf85b'><strike id='05e84'><tt id='bf32b'><pre id='0101c'></pre></tt></strike></i>

              <code id='c1bbe'></code><style id='821e6'></style>
            • <acronym id='8d9ac'></acronym>
              <center id='65a19'><center id='8af03'><tfoot id='90e03'></tfoot></center><abbr id='7e572'><dir id='77d95'><tfoot id='ecc2f'></tfoot><noframes id='500ac'>

            • <optgroup id='e40fc'><strike id='d50aa'><sup id='f025f'></sup></strike><code id='fe23b'></code></optgroup>
                1. <b id='40062'><label id='5e188'><select id='c1cb2'><dt id='73fb5'><span id='84527'></span></dt></select></label></b><u id='dd575'></u>
                  <i id='06b56'><strike id='b5050'><tt id='354de'><pre id='0b430'></pre></tt></strike></i>

                      <code id='a4f65'></code><style id='d86cd'></style>
                    • <acronym id='e9c23'></acronym>
                      <center id='93b38'><center id='da701'><tfoot id='808fd'></tfoot></center><abbr id='77ad3'><dir id='dc7cf'><tfoot id='f8c71'></tfoot><noframes id='95253'>

                    • <optgroup id='5e521'><strike id='c2b9f'><sup id='7a303'></sup></strike><code id='21fd5'></code></optgroup>
                        1. <b id='87112'><label id='d7554'><select id='8bb1d'><dt id='694f8'><span id='70121'></span></dt></select></label></b><u id='ca1ac'></u>
                          <i id='fc3b6'><strike id='2b684'><tt id='8bdf3'><pre id='48c4e'></pre></tt></strike></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