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在动物园狮笼里发现一只金毛

欢迎来到男子在动物园狮笼里发现一只金毛 网站地图 sitemap
男子在动物园狮笼里发现一只金毛有限公司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http://sohoeclectic.com!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当前位置: 内容 >斗破苍穹
男子在动物园狮笼里发现一只金毛斗破苍穹
2021/03/30 来源:男子在动物园狮笼里发现一只金毛
    苏锐从苏叶那儿落荒而逃了。

    这个总是喜欢开玩笑的姑娘,竟然说她想要个孩子,苏锐一时间也没法判断这句话的真假。

    但是,让他真的去和苏叶发生那种关系……小受同学总觉得还远远不到时候,虽然对方也是极品美女,身材和脸蛋儿都是一等一的,可是在苏锐看来,双方之间更多的是战友的关系,若是真的突破了最后一层的话,还差很多火候。

    这是需要积累的,当然,或许当一个非常合适的契机出现之后,也就能顺理成章的促成这件事情了。

    等到苏锐离开之后,海神波塞冬从房门外走了进来。

    他看着正盘腿坐在沙发上、一边吃着薯片、一边看着电视的妹妹,问道:“你跟苏锐表达了你的那个想法了吗?”

    “表达了啊。”苏叶的眼睛还盯着电视屏幕,从她的脸上并不能看出此时内心的情绪,没有沮丧,也没有兴奋,有的只是放松与自然。

    “那苏锐怎么说?”波塞冬问道。

    苏叶扭头看了他一眼:“其实你都已经猜到结果了,还有什么好问的?”

    波塞冬咧嘴一笑,他在听到了妹妹的答案之后,心中竟是有些放松了:“确实,如果他真的答应你了,他就不是那个阿波罗了,这个男人从来不会被自己的欲望支配行为,这很难得。”

    如果苏锐真的答应了,那么波塞冬这个当哥哥的说不定又要觉得苏锐是个没有责任心的男人、少不得要找他打上一架了。

    “所以说,某些人认为男人都是下半身动物,这个观点其实是不对的,至少在我家苏锐这里不成立。”

    “我家苏锐”,这个词被苏叶说出来,显得如此的自然而然。

    说完之后,苏叶扭头看了自己哥哥一眼,随后眉开眼笑,竟是没有半分沮丧的意味:“其实苏锐这样的决定,反而会让我更喜欢他,毕竟,这样的男人更有责任心,也更能激起我的征服欲望。”

    在说这句话的时候,苏叶的眼睛里面真的出现了跃跃欲试的眼神,那种火苗可绝对不是能轻易被熄灭的。

    从这兄妹两个的对话之中就能看出来,关于“和苏锐要孩子”这件事情,苏叶其实早就和自己的哥哥通过气了,而且,波塞冬对此应该也是默认了他从一开始就没有反对,甚至还主动给那一对男女创造空间。

    在从生死边缘走了一遭之后,这兄妹俩对于“人生和自我”都很能看得开了,人活一世短短几十年,谁也不知道意外什么时候会到来,那么不如就在有限的时间里抓紧做一些自己想做的事情,所以……既然苏叶想要孩子,那就试着朝着这个方向去努力。

    能够看到这世间有一个孩子长得像你又像我,这是一件多么浪漫和奇妙的事情。

    “可苏锐还是拒绝了,等下次再找机会吧。”波塞冬说道,随后他看了看妹妹:“其实刚刚我有去问医生,你的这种情况,对于怀孕的过程不需要有太大的担心,更不用担心自己的生命什么时候会终止……你还可以活很久。”

    现在,这兄妹两个已经可以很直白的聊这种话题了,不用有任何避讳。

    “等你有机会的时候再帮我旁敲侧击一下,看看苏锐的想法吧。”苏叶说道。

    不知道为什么,看着此刻妹妹所展现出来的态度,波塞冬忽然觉得对方有点卑微。

    “她是真的对苏锐动了感情啊。”波塞冬在心中说道。

    这位海神也有点感慨,自己的妹妹一贯神采飞扬,不服天也不服地,什么时候对一个男人如此上心过?什么时候流露出这般小女儿般的恋爱状态?

    “好。”波塞冬答应了下来,随后又很认真的补充一句,“只要你开心,怎么都好。”

    “嗯。”苏叶也点了点头,她的眼前浮现出苏锐的样子,随后嫣然一笑:“等下次再见面,我一定睡了他,非睡不可。”

    波塞冬一阵无奈:“稍微矜持一点,矜持一点。”

    苏叶在发出刚刚那个“誓言”的时候,好看的大眼睛里面闪动着的全部都是希望的光彩。

    其实,这种“希望”之光,其中所包含的更多的是对生命的渴望,是对于“活下去”这件事情的希冀。

    …………

    宁海大学的校园中。

    一对母女正漫步在林间小径上。

    宇都巾夜和宇都晴子……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这是一对儿姐妹花呢。

    这一年来,宇都巾夜在华夏的变化可不小,身上那股冷冽幽深的气质消散了不少,整个人也不会始终冷冰冰的,更是偶尔会从身上流露出些许她这个年纪的少女所该有的活力。

    嗯,这学期刚刚开学,在学校举办的运动会里,宇都巾夜参加了女子三千米长跑的比赛,愣是把第二名甩开了足足一圈多,一下子成为了整个学校的焦点。

    小巾夜现在已经融入了集体生活,同样的,也有很多追求者。

    毕竟是遗传了宇都晴子的长相,正是女孩一生之中最好的年纪,此时的宇都巾夜已经长开了,颇有几分她老妈当年颠倒众生的神韵。

    这对于那些没见过多少漂亮异性的男性大学生而言,简直是堪称致命的杀伤力。

    “真的很烦。”宇都巾夜看了看手机,微信上又传来了一个男生的表白,她连回复都懒得回,直接删除了好友。

    这个姑娘还真是够直接的,自从运动会之后,她已经拉黑了二十几个男生了。

    看到女儿的样子,宇都晴子笑了起来,她有一些感慨,也有一些感激。

    而那些感激,都是给苏锐的。

    宇都晴子很欣慰能看到女儿可以享受一个正常的花季少女该有的生活,而不是每天都沉浸在解不开的仇恨之中。

    晴子认为自己没有青春,但是巾夜有,这就足够了。

    人这一生,总要不断向前看,不是吗?

    “年轻真好。”宇都晴子揽着女儿的肩膀。

    “你的那个老相好,已经很久没来看我了。”宇都巾夜不满的说道。

    苏锐把她放在这里读书,可是他自己一年到头也不出现个几次,只是定期会给宇都巾夜的卡里转一些零花钱,或者托人给她寄点吃的。

    宇都晴子的俏脸微微一红:“别乱说啊,什么老相好,我们是朋友,是互相帮扶着走过来的朋友。”

    她这么嗔怪的说话,真的有种满满的少女感。

    路过的那些男学生们遇到这一对儿“姐妹花”,简直都要挪不开眼睛了。

    “都睡在一起了,还不是老相好吗?”宇都巾夜说道:“你所说的相互扶持,是指互相扶着上床?”

    “别乱讲。”宇都晴子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只能说道:“有些事情不是你这个年纪能懂的。”

    “不就是约-炮吗?我懂。”宇都巾夜非常直接的说道。

    听了这句话,宇都晴子简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毕竟,在管教女儿这方面,她从来就没擅长过。

    “那个不负责任的男人,把我丢在这里就不管了。”宇都巾夜不满的说道:“你前两天不是说他要来吗?怎么到现在还不见个人影?”

    有些少女啊,就是嘴硬,明明内心深处很想见苏锐一面,可偏偏一出口就是这样的语气。

    “他在首都有事情要忙。”宇都晴子摇了摇头,她说道:“我们先去吃饭吧。”

    这时候,有几个男生跑了过来:“请问您是巾夜的姐姐吧?我们都是巾夜的校友,能请你们吃个饭吗?”

    他们倒不是嘴巴甜,而是真的认为宇都晴子是姐姐。

    这姐妹花实在是太迷人了,这几天来,很多男生见到宇都晴子,不禁纷纷的惊为天人,毕竟后者本来就颜值极高,而且并未留下多少岁月的痕迹。

    很多人的心思也都因此而活络了起来既然搞不定宇都巾夜,那么去试着搞定一下她的“姐姐”,也未尝不是个好的选择啊。

    “可是我又不认识你们。”宇都巾夜冷淡的说道。

    其实,作为宁海大学的校花,宇都巾夜从来就没看上周围的这些男生,用她的话来说,这些人真的太过幼稚了。

    也的确,她从小就是在宇都流中长大,得到外公宇都重文的亲自教导,刀光剑影常伴身侧。

    其实,哪怕到现在,宇都巾夜也还是不怎么习惯校园生活,对于她来说,那些象牙塔里的男生,根本没经历过生活的苦难,她又怎么能看得入眼?

    “可是,巾夜,我是真的很想请你吃饭的。”这时候,一个高大的男生站了出来:“我是你大四的学长,你给我个面子,好吗?”

    虽然是征求意见,可是这话说的却让人一点都不喜欢。

    宇都巾夜的华夏语水平也还可以了,她看了看这个男生:“我为什么要给你面子?就因为你是学长?”

    这个男生一时语塞,被这么生硬的拒绝,他的面色有点不太好看。

    “麻烦让一让。”宇都巾夜说道。

    可是,那个高大的男生没有半点让路的意思。

    “巾夜同学,你就不能给个机会吗?”这男生还有点不依不饶的意思。

    “我为什么要给你这个机会?”宇都巾夜的目光逐渐变冷。

    这一刻,她身上透出了一股锐利的气息,和平日里截然不同。

    这才是她本身的模样。

    “这样吧,早就听说你的跆拳道很厉害,我正好是我们学校上一任的跆拳道社长,我们不妨打个赌,如果你打不过我,就跟我去吃饭,怎么样?”这男生还说道。

    很奇葩的脑回路,很强烈的占有欲,当然,或许这背后还有某些不可告人的目的吧。

    然而,他的话还没说完呢,就见到宇都巾夜的大长腿已经猛然抬了起来,随后直接劈到了他的脸上!

      <code id='ba164'></code><style id='c2ef5'></style>
    • <acronym id='60878'></acronym>
      <center id='37205'><center id='e1569'><tfoot id='b21cf'></tfoot></center><abbr id='928f0'><dir id='c0cfd'><tfoot id='fa27d'></tfoot><noframes id='2c199'>

    • <optgroup id='e09e1'><strike id='e87d8'><sup id='08adc'></sup></strike><code id='0aeaa'></code></optgroup>
        1. <b id='62391'><label id='89e05'><select id='16c76'><dt id='b5bb9'><span id='29651'></span></dt></select></label></b><u id='103f2'></u>
          <i id='58265'><strike id='9dd82'><tt id='f3ff4'><pre id='0c697'></pre></tt></strike></i>

              <code id='fcafd'></code><style id='4e480'></style>
            • <acronym id='d279c'></acronym>
              <center id='56447'><center id='c4027'><tfoot id='9d6c2'></tfoot></center><abbr id='77b7b'><dir id='fd2ca'><tfoot id='90c44'></tfoot><noframes id='931b3'>

            • <optgroup id='a1fa1'><strike id='d505e'><sup id='b5bfa'></sup></strike><code id='582fc'></code></optgroup>
                1. <b id='94f8c'><label id='d0ea6'><select id='42a02'><dt id='9c860'><span id='fd7c6'></span></dt></select></label></b><u id='cc05e'></u>
                  <i id='28d57'><strike id='c3154'><tt id='5cf28'><pre id='3721d'></pre></tt></strike></i>

                      <code id='039fd'></code><style id='2f762'></style>
                    • <acronym id='c92b1'></acronym>
                      <center id='39511'><center id='ca714'><tfoot id='93a0c'></tfoot></center><abbr id='c48fa'><dir id='39f0e'><tfoot id='13cc5'></tfoot><noframes id='6055c'>

                    • <optgroup id='17a71'><strike id='14dba'><sup id='6961b'></sup></strike><code id='d3937'></code></optgroup>
                        1. <b id='a3d22'><label id='25e55'><select id='d7908'><dt id='8f072'><span id='252d2'></span></dt></select></label></b><u id='2df63'></u>
                          <i id='ad255'><strike id='99306'><tt id='af752'><pre id='988c5'></pre></tt></strike></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