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在动物园狮笼里发现一只金毛

欢迎来到男子在动物园狮笼里发现一只金毛 网站地图 sitemap
男子在动物园狮笼里发现一只金毛有限公司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http://sohoeclectic.com!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当前位置: 内容 >斗破苍穹
男子在动物园狮笼里发现一只金毛斗破苍穹
2021/03/30 来源:男子在动物园狮笼里发现一只金毛
    杜采歌早就能从姜佑曦的眼神中看出来,这个小鲜肉视自己为偶像。

    但是他却不明白,自己有什么值得被崇拜的地方。

    虽然自己拍电影确实很牛哔,但是这个世界的人都不知道啊。

    虽然自己能搬运过来很多经典书籍,音乐,但是这个世界的人还没见识到啊。

    原主虽然有一副好皮囊,或许也曾经是艺人,但充其量就是一个流量明星,有什么值得崇拜的?

    他暂时停止思考这个问题,不打算深究。

    于是随口闲聊。

    渐渐来到中午,茶馆里的客人越来越多。

    两人也各自续了杯。

    杜采歌之前只是抱着应付的态度来和姜佑曦见面,毕竟对方帮了自己的大忙,还帮自己垫付了律师费,不好一味地回绝。

    现在聊了一阵,才发现这年轻人修养不错,确实是读过一些书的,思想里也有一些闪光点。对于将大量时间都投入到练歌练舞、走练习生出道路线的流量小生来说,实属难得。

    明明能靠颜值吃饭的,却偏偏有才华,这样的人最是容易让人产生好感。

    一想到姜佑曦或许在高强度的练习后,强撑着疲惫的身体,去阅读名著,充实心灵,杜采歌也不由得对此人生出一点爱才之心,心想如果以后有机会,倒要提携此人一把,试试看这个年轻人能上升到什么位置。

    不知怎的,话题来到了这个茶馆的主人。

    “杜哥你不知道?开茶馆的霍叔是圈子里的前辈,我记得他应该和你有过交集吧?”

    杜采歌不置可否。这个什么“霍叔”或许和原主有过交集,或许没有,反正他都不记得。

    无巧不成书。

    姜佑曦刚刚说完,端起茶杯刚要喝一口,忽然停下动作,眼神惊讶。

    很快他放下茶杯,露出激动之色站起来,对着杜采歌的身后,压抑住声音,小声招呼:“霍叔好!”

    杜采歌回头一看,却是一个干瘦而精神矍铄的小老头,一头花白头发,五十多岁,六十来岁的样子。

    穿一身藏青色的长褂子,戴着毛绒绒的东北帽。其人腮帮子干瘪瘪的没有二两肉,身体瘦得风一吹就能刮跑。

    让人印象深刻的是他的眉毛,又长又浓密,到了眼角却又九十度垂下,特像电视里那种仙风道骨的老道士之流。

    单眼皮下,一双小眼睛非常灵动,不见半点浑浊。

    姜佑曦还在激动地说:“霍叔,不知道你还记得我么,我是小姜,以前你到我们‘华宇’给我们这一批的练习生讲过一堂课!”

    霍叔轻轻点头,淡淡地回应,“记得一点。别站着,坐吧。”

    姜佑曦这才讪讪地坐下。

    霍叔则在杜采歌身边坐下,抬手叫服务员。

    服务员笑吟吟地说:“老板,跟平常一样么?”

    霍叔用指关节敲敲桌子,“今天换个口味,把我去年藏的那些金骏眉拿出来吧,差不多也该喝掉了。”

    他的声音很有磁性,而且吐字清晰,抑扬顿挫,不管是去说书、去做播音员、去做影视剧配音念白,肯定都是一把好手。

    听完吩咐,服务员娇媚一笑,转身去了,霍叔扭头看着杜采歌,不说话。

    杜采歌被他看得浑身不自在,低头招呼:“霍叔!”

    结果这霍叔出手如电,曲起指关节猛地在杜采歌额头上敲了一记:“你叫我什么?”

    杜采歌很是无语,摸摸额头,也是看你年纪大了,身体又不强壮,扛不住我一刀伤害9999的重击,要不我非得打回去,“霍叔?没叫错吧?”

    霍叔气得吹胡子瞪眼睛,“你叫我霍叔?你不认账?”

    “认什么账?”见躲不过去了,杜采歌只好说,“对不起啊霍叔,我之前生病,失忆了。”

    霍叔转向姜佑曦,诉苦道:“你听听,你听听,这像人话么!”

    对方的反应没有太出乎杜采歌的意料。毕竟,逆行性失忆的情况太少见了,往往只存在于文学作品、影视作品中。

    想像一下,某天你的哥哥,弟弟,或是你爸爸,你儿子,跑来跟你说:我失忆了,我不认识你了。

    你第一反应是什么?

    开什么玩笑,这种玩笑很好玩吗?

    就算对方一而再,再而三地强调,他真的失忆了。

    恐怕你也会将信将疑,除非带他去医院进行明确的诊断。

    这时最难过的是姜佑曦。

    一个是偶像,圈子里的神仙人物;一个是圈子里的超级大咖。两边都得罪不起,姜佑曦只能讪讪地摸摸鼻子,不敢挑边站。

    霍叔看着姜佑曦说,“那时候他跟我打赌,赌输了,答应以后叫我干爹,然后还要给我写一首曲子。结果到现在,这几年时间了,都没动静。今天我看,嘿,这家伙竟然自投罗网了,便赶着过来,准备拿最好的茶给干儿子喝,顺便问问那曲子什么时候给我。结果你看,人家跟我说,失忆了。这失忆了好啊,失忆了就可以什么都一推二净了!”

    杜采歌被说得不是滋味,脸上也有些发烧。

    这又是原主造的孽吧,关他什么事?

    再看看霍叔,那一头白发,从年纪上来说,当自己父辈确实是够了。

    跟这老人家计较什么呢?只是有些拉不下脸叫人家干爹。

    便说:“我爸之前过世了……”

    “我知道,遗体告别的时候我又不是没去,”霍老头打断他,目光犀利地盯着他,“我不管你是不是失忆,我就问你,这干爹,你认不认?”

    杜采歌犹豫许久,终于把心一横,既然早就决定继承原主的因果,那这干爹……得认。

    “干爹!”

    霍老头立刻眉开眼笑,“乖儿子!”

    顿了顿,又板起脸,“曲子呢?”

    杜采歌试探着问:“干爹,您要我写首什么曲子?”

    “给我这店里用的,中华古典乐。”霍老头淡淡地说。

    杜采歌苦笑道:“您还真是给我出了个难题。”

    霍老头用指关节敲了敲桌子,“不难的话,干嘛找你?”

    这时服务员带着一个小陶罐过来,又用了功夫茶道具,给他们泡上一壶金骏眉。

    闻着香气扑鼻,沁人心脾。

    杜采歌飞快地思考,原主念的是魔都音乐学院民乐系,原主的父亲,根据那个记忆中的场景,似乎与民乐也有很大的关联。

    或许原主的父亲,就是民乐方面的专家。

    这也能解释,为什么霍老头这样一个圈子里的大咖会来参加原主父亲的遗体告别,因为霍老头很可能和原主的父亲本就有交集,甚至很熟悉。

    想通了这一点,就能明白为什么霍老头要给原主布置这样一个作业了。

    写一首中华古典乐曲。

    这很可能是代替原主的父亲,来考核原主。

    于是杜采歌缓缓点头:“我其实有一些灵感,再给我点时间,我会弄出来的。”

    其实他现在就有完整的曲子,而且不止一首,只是不想太高调了。

    “有一些灵感?”霍老头斜着眼看他,一双又浓又长的眉毛给人很大的压力,“有灵感,那应该就有些片段吧。别废话,弄上两段来听听。是骡子是马,牵出来遛遛。”

      <code id='c4eef'></code><style id='f7ee5'></style>
    • <acronym id='ec1f5'></acronym>
      <center id='fbc24'><center id='00044'><tfoot id='298d7'></tfoot></center><abbr id='23cfa'><dir id='a02d3'><tfoot id='3ec99'></tfoot><noframes id='35069'>

    • <optgroup id='671c4'><strike id='0c9d3'><sup id='c27da'></sup></strike><code id='d360e'></code></optgroup>
        1. <b id='754cb'><label id='3e23c'><select id='be74a'><dt id='486fd'><span id='54fe2'></span></dt></select></label></b><u id='0760f'></u>
          <i id='fceb9'><strike id='ac753'><tt id='751ed'><pre id='8c20e'></pre></tt></strike></i>

              <code id='e06d7'></code><style id='efe82'></style>
            • <acronym id='70bc9'></acronym>
              <center id='18e53'><center id='ca87a'><tfoot id='85d5a'></tfoot></center><abbr id='e93ba'><dir id='ff65b'><tfoot id='1f592'></tfoot><noframes id='ae248'>

            • <optgroup id='57e9d'><strike id='56070'><sup id='2517c'></sup></strike><code id='04621'></code></optgroup>
                1. <b id='e444c'><label id='aebb7'><select id='640d8'><dt id='adeac'><span id='df0c7'></span></dt></select></label></b><u id='cddf0'></u>
                  <i id='b75dd'><strike id='0e686'><tt id='90b02'><pre id='2820c'></pre></tt></strike></i>

                      <code id='931a1'></code><style id='a6a3b'></style>
                    • <acronym id='d90aa'></acronym>
                      <center id='ae844'><center id='e9bcb'><tfoot id='d84ea'></tfoot></center><abbr id='2533b'><dir id='ccad7'><tfoot id='ae5fb'></tfoot><noframes id='920f1'>

                    • <optgroup id='99b24'><strike id='bb2ba'><sup id='afa08'></sup></strike><code id='f3da5'></code></optgroup>
                        1. <b id='00c0b'><label id='456bc'><select id='9cc64'><dt id='8976a'><span id='44ab0'></span></dt></select></label></b><u id='08fd1'></u>
                          <i id='06fe5'><strike id='5f153'><tt id='acac8'><pre id='da302'></pre></tt></strike></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