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在动物园狮笼里发现一只金毛

欢迎来到男子在动物园狮笼里发现一只金毛 网站地图 sitemap
男子在动物园狮笼里发现一只金毛有限公司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http://sohoeclectic.com!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当前位置: 内容 >斗破苍穹
男子在动物园狮笼里发现一只金毛斗破苍穹
2021/03/30 来源:男子在动物园狮笼里发现一只金毛
    毫无疑问,这个从天而降的身影,正是苏锐。

    他穿着一身赤红色军装,两把超级战刀交错着插在身后,整个人都流露出了一种灼热且昂扬的战意,就像是一团从太阳之中分离出来的火焰。

    “歌思琳已经醒了,所以我来了。”苏锐头也不回的说道:“还好,来得不算晚。”

    这句话显然是对凯斯帝林所讲的。

    其实,歌思琳已经醒了两天了。

    苏锐陪了歌思琳整整两天时间,同时一直在让人打听着凯斯帝林的踪迹,然后坐着飞机狂追一整天,这会儿终于是追上来了。

    听了苏锐的这句话,凯斯帝林那攥紧的拳头稍稍地松了一下。

    他本来就认为,在苏锐的照顾下,自己的妹妹肯定不会有事,但是现在,当他听到苏锐亲口说出这个消息之后,还是彻底的放下心来了,很明显的松了一口气。

    一切都值得,所有的努力都没有白费。

    苏锐知道自己今天究竟该怎么做,凯斯帝林是他的兄弟,从对方主动进入地狱那一天开始,苏锐就已经确定了这一点。

    那一次在华夏的告别,其实苏锐并不愿意面对,也正是经过了那一次,苏锐确信,凯斯帝林的这种转变其实是被迫的不管表面【零零.】上看起来有多清冷,他还是那个重情重义的大公子。

    所以,他来了,在歌斯琳醒来之后。

    这一次千里追杀,凯斯帝林独身一人的胜算绝对不可能太高,不知道究竟是基于什么原因,这位大公子的性格已经发生了不小的转变,似乎根本不想找任何人来帮助,哪怕自己家族中的那些人也是一样。

    所以,在苏锐看来,凯斯帝林今天所面临的情形可能会很艰险。

    最关键的是这是来自于兰斯洛茨的消息。

    他后来去探望歌思琳的时候,也请苏锐出手帮助凯斯帝林。

    因为,这位亲王级人物有着极为恐怖的情报网络,据他所说,带着激进派残余分子逃走的两大长老,都是平日里隐藏极好的超级高手,实力甚至堪比亲王级。

    如果他们在关键时刻对追击的凯斯帝林来了一出扮猪吃老虎,那么结果可就太让人难受了。

    更何况,凯斯帝林从地狱归来,身上本来也是有着伤势未愈,硬抗这种超级高手,就算是赢了,必然也是惨胜。

    “我不希望他死,现在的黄金家族不能缺少凯斯帝林。”这是兰斯洛茨对苏锐所说的话。

    本来强盛无比的家族,因为一场本可以避免的动-乱,落到了这样的境地……兰斯洛茨愿意放下前嫌,和凯斯帝林共谋家族发展。

    只是,也不知道性格突然转变的凯斯帝林愿不愿意接受那个家主的位置,至少,他已经从自己的爷爷那里拒绝过一次了。

    …………

    当苏锐从直升机上直接跃下,出现在甲板上的时候,凯斯帝林的眸光微微地波动了一下。

    是的,这一次,他眼睛里面的冷漠感觉稍稍地消退了一些,取而代之的是一丝最近很少见到的暖色。

    “你可以陪着歌思琳,根本没必要来。”凯斯帝林说道。

    他的声音淡淡,但是却并不像之前那般冰冷了。

    “不,我必须得来。”苏锐对着凯斯帝林咧嘴一笑:“我是怕你死在这里。”

    这灿

    烂的笑容,注定在凯斯帝林的心里面贮存很多年。

    “我本来并不需要任何人的帮助。”凯斯帝林的声音似乎仍旧冷淡:“这本来就是我自己的事情,你来到这里,多此一举罢了,我不会感谢你。”

    “我并不需要你来感谢我。”

    苏锐说道:“我来到这里的原因和你一样,都是为了歌斯琳。”

    这个名字,是两个男人心中不可被侵犯的角落。

    然而,这一次,那个精灵般的少女,却九死一生。

    罪魁祸首就是眼前的这些人。

    作为一个男人,如果让这些激进派成员成功逃出去,那么他们真的没有脸面回去面对那个姑娘。

    “什么?歌思琳竟然还没有死?”

    听了苏锐的话,对面哈依特的神情骤然间变得极为难看了起来:“这根本不可能,那么多人亲眼目睹她葬身火海的!”

    奇克斯长老并没有讲话,不知道到底是因为什么原因,在听到歌思琳并没有被杀死的时候,他轻轻地出了一口气。

    他知道苏锐,也本能的相信,后者既然能够说出这样的话来,那么一定是真的。

    “有了亚特兰蒂斯传承之血的支持,歌思琳不仅没死,更是实力大涨。”苏锐眯着眼睛:“你们的如意算盘落空了。”

    “传承之血?这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歌思琳一定死了!”哈依特仍旧不相信,开始吼了出来,声音之中甚至流露出了一种歇斯底里的味道。

    “说起来,甚至我还得谢谢你们,否则的话,歌思琳或许永远都没办法迈出那一步。”苏锐说道。

    但是,嘴上虽然这样讲,可他的眼睛里面却没有半点感谢的意味。

    虽然歌思琳已经恢复了,并且借此机缘实力突飞猛进,可是,苏锐更想看到的却是另外一个画面他希望她永远都不受伤害,希望她永远都不要徘徊在生死边缘。

    那种伤,太疼了……所有人都疼。

    “苏锐。”凯斯帝林看向前方那背负双刀的男人,张口轻吐:“谢谢。”

    他终于说谢谢了。

    “不客气。”苏锐扭头,眨了一下眼睛。

    这一下,似乎直接把凯斯帝林的回忆拉到了以前。

    从和苏锐那次绝对不算愉快的初见,到后来一次次的接触,虽然两人见面之后经常会各种不对付,但实际上他们已经彼此都惺惺相惜了。

    但是……还能回得去吗?

    凯斯帝林没有答案。

    “你帮我去地狱走了一遭,我便和你一起来公海之上灭了他们。”苏锐往后退了几步,站到了凯斯帝林的身边。

    这两道身影挺拔颀长,并肩而立!

    你帮我,我也帮你。

    凯斯帝林淡淡地说道:“我去地狱可绝对不是为了帮你。”

    “不,你就是。”苏锐立刻纠正。

    “我不是。”

    “你就是,你只是不好意思说罢了。”苏锐说道。

    这个话唠这次表现得跟个深情的小公主一样。

    “你还能不能回到飞机上?”凯斯帝林说了一句,这话语里面似乎有一点点的嫌弃。

    “好了好了,我也不废话了。”苏锐摇了摇头,也没跟凯斯帝林有任何的计较,说道:“我们动手吧。”

    “我

    一个人就可以。”凯斯帝林说罢,整个人便要冲出去。

    然而,他却被苏锐一把拉住了。

    “你先歇歇。”苏锐单手压着他的肩膀,嘲讽地说道:“刚刚那一刀你都挡不住,还是我来吧。”

    很多男人都是这样,明明是关心的话,却非得用嘲讽的方式来表达。

    凯斯帝林看了苏锐一眼,目光之中的黑暗之意在渐渐淡去。

    在这世间,能有个人被称为“朋友”,其实也是一件挺开心的事情。

    虽然,在凯斯帝林看来,自己和苏锐他们已经是渐行渐远了。

    他不想拖累自己的朋友们。

    奇克斯长老往前站了一步,银色长刀已然握在手中。

    “你确定自己只能再出两刀了吗?”哈依特问道。

    那样的刀势实在是太过骇人,哪怕是天神级人物,恐怕都会被被银色刀幕给“千刀万剐”了。

    “是的。”奇克斯说道。

    他看着苏锐,眼睛里面一片平静。

    这位之前很“畏战”的长老级人物,一旦到了开战的时候,就变得坦然了许多。

    其实,拥有这般天赋与心性的人,死了会非常可惜,更可惜的是,他选择了一条注定无法成功的道路。

    “用那两刀干掉阿波罗。”哈依特说道:“然后……我来解决掉凯斯帝林。”

    在他看来,以这两刀的威力,苏锐绝无可能挡得住。

    可是,从这句话中就能够看出来,哈依特根本完全不在乎奇克斯的死活。

    “好。”

    奇克斯盯着走来的苏锐,长刀一挥,银色刀幕便骤然间出现,十分的突兀,但是却仍旧是那种爆炸性的姿态!

    这样的刀速,实在是太快了!

    “杀了你,会有点可惜,但是,我不得不让你见识一下更正宗的刀法。”苏锐说着,拔出了无尘刀。

    是的,他没有用欧罗巴之刃。

    “小心一些。”凯斯帝林说了一句。

    以他现在的性格而言,这已经是极为难得的叮嘱了!

    “他的刀法看似厉害,但只是高仿而已。”苏锐淡淡地说道。

    是的,高仿!

    而天心刀法,配上无尘刀,才是当年真正无敌于华夏江湖世界的刀法!

    苏锐有露天心和司徒远空作为师父,遇到奇克斯用出类似的刀法,自然有着鄙视的理由!

    对于之前的天心刀法,苏锐有些招式还无法使出来,可是这一次,在服下了“传承之血”后,苏锐对于这种独步华夏武林的刀法,终于可以有了更强的发挥!

    “神凰归位!”苏锐吼了一声。

    此时,眼看着奇克斯已经冲到了苏锐跟前,银色的刀幕已经将其彻底笼罩在内了!

    之前,凯斯帝林就是在这样的刀幕之中受了好几处刀伤!

    可是,就在这时候,一道比银色刀幕更加耀眼数倍的光芒,以一种更加凶狠与汹涌的姿态爆发出来!

    这浓烈的刀芒,竟是有种雍容华贵到极点的感觉,像是凤凰登基百鸟之王的那一刻!

    奇克斯挥出来的银色刀幕,直接就变成了碎片,所有光点当场爆散!

    PS:谢谢大家理解,这样的日子可能还会持续三四天,晚安。

      <code id='50c5a'></code><style id='c7901'></style>
    • <acronym id='49def'></acronym>
      <center id='a59ad'><center id='e1aba'><tfoot id='d5714'></tfoot></center><abbr id='8887f'><dir id='41d5b'><tfoot id='93048'></tfoot><noframes id='b6b4e'>

    • <optgroup id='346b8'><strike id='38576'><sup id='210df'></sup></strike><code id='b669b'></code></optgroup>
        1. <b id='bb9d1'><label id='01897'><select id='1d279'><dt id='f70de'><span id='4dd03'></span></dt></select></label></b><u id='3112f'></u>
          <i id='54a1e'><strike id='1831d'><tt id='0809f'><pre id='828ff'></pre></tt></strike></i>

              <code id='eb1ca'></code><style id='bdfea'></style>
            • <acronym id='786de'></acronym>
              <center id='047bc'><center id='ad81d'><tfoot id='e84a8'></tfoot></center><abbr id='e95cd'><dir id='ef36f'><tfoot id='b3e21'></tfoot><noframes id='81630'>

            • <optgroup id='597f8'><strike id='c7a10'><sup id='a2a96'></sup></strike><code id='576e6'></code></optgroup>
                1. <b id='34573'><label id='1fa5a'><select id='28e79'><dt id='2728e'><span id='d615d'></span></dt></select></label></b><u id='13196'></u>
                  <i id='6423d'><strike id='2f6f5'><tt id='af46b'><pre id='deda2'></pre></tt></strike></i>

                      <code id='85e06'></code><style id='35842'></style>
                    • <acronym id='8339f'></acronym>
                      <center id='f8bf1'><center id='442e5'><tfoot id='298e1'></tfoot></center><abbr id='ba43d'><dir id='87e29'><tfoot id='8a4fe'></tfoot><noframes id='7ce9a'>

                    • <optgroup id='29588'><strike id='bd4ce'><sup id='b4cea'></sup></strike><code id='17ce4'></code></optgroup>
                        1. <b id='e93f1'><label id='409a6'><select id='af8df'><dt id='d9716'><span id='6fbe0'></span></dt></select></label></b><u id='4aaa6'></u>
                          <i id='2508c'><strike id='26b81'><tt id='8882c'><pre id='bd878'></pre></tt></strike></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