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在动物园狮笼里发现一只金毛

欢迎来到男子在动物园狮笼里发现一只金毛 网站地图 sitemap
男子在动物园狮笼里发现一只金毛有限公司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http://sohoeclectic.com!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当前位置: 内容 >斗破苍穹
男子在动物园狮笼里发现一只金毛斗破苍穹
2021/03/30 来源:男子在动物园狮笼里发现一只金毛
    “先停车,这样不行!”

    驾驶室里,石泉踩下刹车,攥着手台喊停了在沼泽地上排成长龙的车队,“拉力还是不够,咸鱼,咸鱼在哪呢?”

    “取水呢”无线电里,咸鱼百无聊赖的回应道。

    “你车水箱装满赶紧回来帮忙”石泉想了想继续说道,“白俄的伙计们,把你们的面包车也开过来,还有那台卡玛斯,一起过来帮忙。”

    全都来?

    站在远处的艾琳娜担忧的看了眼远处的那颗红松以及阿萨克他们正在打捞的方向,这两个都已经拿来当作锚点了,按理说,这么大的拉力就算是虎式也该拽出来了。

    但实际上六辆开了蠕行模式的太脱拉在冻结的冰泥上都已经用防滑链抓挠出了十多厘米深的车辙印,然而如此巨大的拉力之下,不管正在拖拽的主要目标还是阿萨克那边的第二目标却全都纹丝不动,反倒是那颗需要两人环抱的红松被巨力拖拽的嘎吱吱直响。

    “尤里,先把锚点加固一下,另外还要增加更多的锚针才行。”艾琳娜建议道。

    “你来安排。”石泉索性熄灭了发动机。

    趁着其他车子用拖车杆和太脱拉连在一起的功夫,艾琳娜立刻组织她的老乡们给两个打捞物额外各增加了20根锚针,同时还用钢丝绳和扁带把那颗红松和周围的另一颗橡树连在一了一起。

    一次性使用这么多根锚针,即便是艾琳娜在白俄都没经历过,不,不止没经历过,她连见都没见过!

    用了了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等所有工作一切就绪之后,众人等维卡带着几个帮手给各自的车轮底下撒了一铲子粗砂,这才纷纷启动了车子。

    “无关人员退场到作业车20米之外。”

    艾琳娜连着提醒了三遍,这才在无线电频道里喊道,“各车注意,低俗蠕行档,3!2!1!开始!”

    发动机的轰鸣顿时响成一片,60根足有大拇指粗细的钢丝绳从十米见方的泥沼窗口处拧着麻花延伸出来,最后被固定在了太脱拉尾部粗大的拖车钩上。

    18辆开启了蠕行模式的各式越野车缓缓加力,钢缆渐渐绷紧,在短暂的僵持之后,这钢缆终于开始缓缓上升!

    然而还没等他们脸上浮起笑容,这钢缆又不动了!

    石泉推开车门,看着略微有些空转的轮胎,最终不得不抄起手台喊道,“先停下吧,情况有些不对。”

    “尤里,我们不会是锚到地球的肚脐眼了吧?”大伊万熄灭发动机之后,信口胡诌道,“这么大的拉力?就算是鼠式也该被拖着在沼泽下面挪一挪了。”

    石泉闻言一呆?赶紧跳下驾驶室,一路小跑着冲向排在最后的货柜车?动作麻利的沿着驾驶室旁边的梯子爬上了车顶。

    “伊万?你刚刚说什么来着?”石泉激动的问道。

    “鼠式?那不可能!这里”

    “不是,前一句!在这之前的一句!”

    “额肚脐眼?地球的肚脐眼?”大伊万疑惑的反问道。

    “有兴趣的都来货柜车的车顶上看看吧!”石泉没有急着解答?站在货柜顶上静静的等待着。

    “你发现什么了?”艾琳娜第一个跑过来,紧接着娜莎和大伊万也爬了上来。

    “我知道为什么我们拽不动了”

    石泉指着已经在逐渐稀薄的雾气中若隐若现的另一个挖掘点?“那里是阿萨克他们负责打捞的点?现在正被我们当作锚点来用。”

    “然后呢?”大伊万仍旧没有反应过来。

    石泉指着当作锚点的位置说道,“那个点距离这里只有几十米,如果这两个点下面埋藏的是同一个东西呢?”

    “同一个?!”

    艾琳娜最先反应过来,“火车?!你的意思是这下面有一列火车?!这怎么可能?!”

    “怎么不可能?”

    石泉反问?“如果我们顺着这两个画一条直线往西北方向延伸?会遇到什么?”

    “铁轨!”

    大伊万的呼吸都变的粗重,“西北方向是铁路线,如果这么想的话还真有可能!”

    “可是”

    还没等娜莎说出来什么,大伊万便急不可耐的继续说道,“冬季铁路线!这是一条铺在冻土带上的简易铁路线!如果这里有条铁路的话?一切都说的通了,只要往这个方向用铁轨延伸?不但补给和武器能轻松送过来,甚至可以一直延伸到卢加河的方向!凭借这条铁路线?苏军的包围压力将增大不知道多少倍!”

    “别忘了,根据我们的判断这里很可能还是苏联红军的飞机轰炸区”石泉提醒道?“一条事关战役走向的铁路线绝对值得出动飞机进行轰炸!”

    “可是这该怎么捞出来?”

    艾琳娜问出了关键问题?“就算猜测是正确的?但哪怕只是个火车皮,装满了淤泥的情况下它的自重也大的吓人。更何况,我们根本不清楚这下面还有没有车头,如果没有火车头,或者火车头的损毁情况比较严重,这种打捞根本就没有任何意义。”

    “而且还有更重要的”

    娜莎接上话茬,“就算有一台完好的火车头,我们怎么运回去?成本说不定比火车头本身都要高了。”

    石泉和大伊万闻言不由自主的看向沼泽地上开出来的窗口,异口同声的说道,“现在最重要的是确定下面到底有什么!”

    “你们俩不会是想下去吧”艾琳娜和娜莎脸上同时露出了严肃的表情,前几天在水库边的爆炸还历历在目,只是为了一个火车头,值得吗?

    相比之下更加贪婪的大伊万回答了两人没有说出口的问题,“想一想,一列值得苏联红军进行轰炸的火车,它上面装的可能是食物补给,可能是枪支弹药,但这里可是502营的地盘,如果那上面装着坦克,比如说虎式”

    “虎式不太可能”

    石泉把大伊万从美梦中拉回现实,“这里距离铁路线只有5公里而已,没必要冒着风险把虎式拉到这里卸货,完全可以在更隐蔽的森林里进行。”

    说道这里,他已经沿着梯子爬下了货柜车,“我准备亲自下去看看。”

    “我去吧!”

    何天雷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了货柜车的下面,语气嫌弃的说道,“你要是下去不小心摸到个航弹,该怎么处理都不知道,这种专业的事儿还是得我来。”

    “尤里,我们没必要冒这个缝隙,只是个火车而已。不管你还是不伊万或者雷,还有其他人,我们都没必要冒这个风险。”娜莎近乎哀求的说道。

    石泉闻言一怔,苦笑着摇头说道,“我是个挖土党,冒风险不是正常的吗?不过你说的确实没错。没必要冒这个风险。”

    “你能这么想我很开心”

    艾琳娜动作麻利的爬下来,还没等踩到地面便跳到了石泉的身上,任由对方把自己抱下来,调侃着说道,“我们可还没有结婚呢,娜莎和小野也是,如果你们真的出现意外,我们三个连你们各自的遗产都没办法继承。”

    “我就当你是在关心我们了”

    石泉摸了摸艾琳娜的脑袋,思索片刻之后做出了决定,“这样吧,我们把锚点解开试着往外拽一下看看,如果能拖上来点儿什么最好,如果还是上不来,我们再想办法。”

    随着他做出决定,众人再次忙活起来,动作麻利的拆掉了锚点处的锚钩和对应的钢缆。同时长长的车队在艾琳娜的指挥下调整拖拽方向,使其完全重合在两个点朝向铁路的连线上。

    这样一来,如果沼泽之下真有火车的话,他们就相当于在铁轨的正上方拖拽,阻力相应的能降低不少。

    除了这些调整之外,大伊万何天雷两人也被抽调出来,他们将和艾琳娜的那两个姐妹外加充当保镖的咸鱼一起沿着可能存在的铁轨往西,去探索夹在沼泽和铁路之间的森林,如果在那里能找到残存的铁轨痕迹,那么说不定还能获得些其他的线索的收获。

    在艾琳娜的指挥之下,沼泽上再次响起发动机此起彼伏的轰鸣和那颗充当锚点的红松让人牙颤的吱呀声。

    这一次,绷紧的钢缆根本没有犹豫,便在巨力的拖拽之下缓缓往上移动,沼泽上开出的窗口渐渐的开始往外冒出一股股腥臭的烂泥,连接着气泵的锚钩涌出的气泡炸裂声,仿佛让这片沼泽开锅了一样。

    终于,伴随着一声清脆的撞击声,一个看起来四方四正挂满了泥浆的事物斜着从泥浆中冒了出来。

    早已在远处等待白俄帮手们立刻开启提前搬下来的高压水枪,将柴油桶里的温热的清水喷到了出土物上。

    随着腥臭的泥浆在强力冲刷下滑落,更远处负责指挥得艾琳娜顿时认出来,这是一节闷罐车厢!一节带有装甲的闷罐车厢!

    根本不用吩咐,那些白俄帮手带着涅涅茨壮汉们小跑着冲过去,冒着锚针随时有可能断裂的危险,将足有手腕粗细的拖车钢缆链接在车厢底盘上锁死,而在他们飞奔着撤离的同时,拖车钢缆的另一头已经挂在了货柜车尾部的拖车钩上。

    等到所有人再次远远的躲开,拖拽车队再次开始发力,厚实的冻土层在巨力和重压之下稍稍破碎,但这点些微的变化却刚好让这节车厢艰难的冲上地表。

      <code id='7051d'></code><style id='465a4'></style>
    • <acronym id='28a84'></acronym>
      <center id='421e3'><center id='65c91'><tfoot id='3457a'></tfoot></center><abbr id='8603c'><dir id='9994b'><tfoot id='385a5'></tfoot><noframes id='10dda'>

    • <optgroup id='d6c77'><strike id='bc8c1'><sup id='38141'></sup></strike><code id='2c508'></code></optgroup>
        1. <b id='373e1'><label id='45d29'><select id='eabac'><dt id='27c30'><span id='44aaa'></span></dt></select></label></b><u id='dbdd5'></u>
          <i id='01f61'><strike id='9fe4a'><tt id='6e74d'><pre id='3b82e'></pre></tt></strike></i>

              <code id='d9c15'></code><style id='b79db'></style>
            • <acronym id='eee8e'></acronym>
              <center id='d4015'><center id='edb59'><tfoot id='0253e'></tfoot></center><abbr id='061df'><dir id='d4e1b'><tfoot id='ffe67'></tfoot><noframes id='05953'>

            • <optgroup id='ac94f'><strike id='c23c0'><sup id='36f3a'></sup></strike><code id='151b4'></code></optgroup>
                1. <b id='a7066'><label id='10975'><select id='ced88'><dt id='2a339'><span id='6011c'></span></dt></select></label></b><u id='9713c'></u>
                  <i id='ddaff'><strike id='e9f9e'><tt id='6be15'><pre id='5a1ec'></pre></tt></strike></i>

                      <code id='477ca'></code><style id='99b0b'></style>
                    • <acronym id='a8f1b'></acronym>
                      <center id='d9ddf'><center id='8e525'><tfoot id='f4f1f'></tfoot></center><abbr id='bc4ca'><dir id='6f55f'><tfoot id='a3d12'></tfoot><noframes id='b1e28'>

                    • <optgroup id='10c23'><strike id='fe85f'><sup id='334c3'></sup></strike><code id='e641d'></code></optgroup>
                        1. <b id='8538f'><label id='413a1'><select id='16b3c'><dt id='86ad9'><span id='c85a8'></span></dt></select></label></b><u id='bf046'></u>
                          <i id='3a944'><strike id='b82b3'><tt id='66db2'><pre id='3d831'></pre></tt></strike></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