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在动物园狮笼里发现一只金毛

欢迎来到男子在动物园狮笼里发现一只金毛 网站地图 sitemap
男子在动物园狮笼里发现一只金毛有限公司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http://sohoeclectic.com!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当前位置: 内容 >斗破苍穹
男子在动物园狮笼里发现一只金毛斗破苍穹
2021/03/30 来源:男子在动物园狮笼里发现一只金毛
    漫天飞舞的黄沙中,石泉等人各自戴上没装过滤罐的防毒面具,手中抱着武器静静的等待着随时有可能闯进营地的敌人。

    随着时间的推移,爆炸声、枪声以及发动机的轰鸣声从山的另一头儿越发清晰的传过来。但遗憾的是,这场肆虐了两天的沙暴虽然已经减弱了不少,但能见度却依然不高,他们除了能看到夜色中一闪而逝的车灯之外,根本看不清对方的来历。

    在所有人的持枪戒备之中,交火中的双方几乎贴着山脚奔向了正南方向,离着他们最近的时候,恐怕都不到两百米。要不是这场沙暴,这个距离想不被对方注意根本就不可能。

    还不等逐渐变远枪声和发动机轰鸣彻底消失,巴适的声音再次从无线电频道里响起来。

    见石泉看向自己,何天雷赶紧翻译道,“巴适说刚刚过去的那两拨人里,在后面追的肯定是反正斧武装的人。不管他们有没有杀了前面的那几辆车里的人,只要还活着,他们一定会原路回来,到时候很有可能会在我们这里避风。”

    “巴适有什么建议?”石泉一手拿着刚刚脱下来的防毒面具,一手拿着步枪问道。

    “要么我们换个营地,要么我们追上去解决了那些人。”

    何天雷说道这里停了停,“泉子,最不济咱们也可以趁着他们的车辙印没消失,在沙地里埋一些地雷什么的。”

    “换营地是不可能的,咱们这一趟大老远儿的过来不就是为了在这里挖到点儿什么嘛。”咸鱼急赤白脸的催促道,“老板,要不然咱用107炸他们一轮?反正那么多炮弹放着也不会下崽儿。”

    “炸个屁,还嫌动静不够大怎么着?”石泉重新扣上防毒面具,“艾琳娜,你带着海宁两口子还有邓师傅他们防守营地。”

    艾琳娜并没有抢着要跟着他们一起行动,她更清楚这个时候该干嘛,所以只是顺从的点点头,随后按下手台开始给团队里“非战斗人员”布置任务。

    “让巴适他们跟着一起行动。”石泉推开舱门之前朝何天雷说道。

    短暂的准备之后,挤满了涅涅茨汉子的平茨高尔越野车和两辆皮卡车离开了营地,比他们稍晚一点儿,车队里的那辆宿舍车也在邓书香的驾驶下追了上去。

    有车载雷达和身后架在营地附近山顶的雷达帮助,众人轻而易举的追上了前面打的你死我活两拨人,并且暗戳戳的和对方持续保持着不到一公里的危险距离。

    跟着对方在沙暴里跑了不到一个小时,最前面的那两辆皮卡最先踩下了刹车。

    在他们的正前方,是一辆陷进沙子里的乌尼莫克卡车,四门大开的车门在沙暴中被风吹的像两对翅膀一样来回晃动。而在车头的两侧,还凌乱的躺着几具快被黄沙埋起来的尸体。

    巴适兴奋的拉开车门,顶着风跑向乌尼莫克卡车,能白捡这么一辆车子对他们来说可算是个大收获,可惜,这驾驶室里却并没有发现车钥匙。

    招呼着族人去翻那些尸体,巴适费力的将车门关上。与此同时,石泉和大伊万也跟着何天雷走向了这辆陷车的卡车,只不过他们的重点却是包裹着帆布的后车厢。

    “金属探测器,探地雷达,都是很专业的型号!”大伊万借助喉震麦克风说出了最显眼的发现。

    “还有那些干尸”石泉指着车厢最里侧那些装在透明塑料袋里的尸体碎片,“看来是在这附近考古的了”

    “会不会是那个什么古生物协会?”大伊万问话的同时,还顺手牵羊从车厢角落的塑料箱子里拎了一条烟塞进了怀里。

    “如果是他们可就热闹了”石泉跳下车厢,“走吧,我们继续追上去,看看他们到底是什么人。”

    就在他们登车的同时,那些图阿雷格人中有一个已经从尸体身上找到了车钥匙,巴适接过车钥匙之后立刻锁上了车门,然后招呼着族人们赶紧发动皮卡继续追上去。

    不可否认的是,出发前他怂恿石泉等人追上来,有至少一半的原因就是为了过来捡漏的,至于另一半,只要消灭了那些高度疑似反正斧武装分子,不但他们接下来会安全不少,而且肯定有收获。

    这操作对于这支曾经常年在沙漠里游牧的图阿雷格部落来说,完全称得上驾轻就熟,哪怕那些反正斧武装分子里有不少都是图阿雷格人组成的雇佣兵也无所谓,大家都是为了混口饭吃罢了。

    四辆车继续前进,在接下来的一个小时里,他们在漫天的沙尘中又接连发现了两辆满载着物资乌尼莫克,只不过这两辆车子都已经被炸毁了,他们赶到的时候,车厢里甚至还在冒着汹涌的火苗。

    巴适这下坐不住了,正当他准备让族人们加快速度的追上去抢救别人不要的“遗物”时,却被何天雷给拦了下来。

    此时在雷达屏幕上,原本一直在他们正前方移动的光点已经停了下来,甚至其中正有个光点在往回移动!

    四辆车立刻在何天雷的指挥下倒退,但这附近无遮无拦的,唯一能帮他们藏住身形的便是这漫天的黄沙。

    “咸鱼,咱们带了多少107火箭弹?”石泉在无线电频道里问道。

    “24发,如果用火箭炮发射能打两轮。”在越野面包车里的咸鱼兴奋的回应着老板的询问,他已经猜到了石泉的想法。

    “抓紧时间给火箭炮做好发射准备。”

    石泉示意邓书香朝着右侧的沙丘开过去,随后隔着紧急舱门朝后边喊道,“雷子,你带着阿萨克还有那些图阿雷格人把另外的一半布置在右手边的那个沙丘上,到时候看看情况,如果对方人少就把他们留下来!”

    既然老板做出了决定,剩下的只要执行就够了,披挂着伪装网的平茨高尔越野车拉着屁股后面简陋的火箭炮找了一处视野良好的位置,在咸鱼的指挥之下忙碌的做着开火前的准备。

    另一头沙丘上,何天雷带着包括图阿雷格人在内的其余人,熟门熟路的将火箭弹架设在了沙丘上。

    在雷达的监控中,那些光点越来越近,狂风中也逐渐传来了发动机的轰鸣。

    “好像是法国佬的潘哈德轮式侦察车,而且竟然有四辆。”大伊万方向望远镜,对着手台喊道,“雷,千万别开炮,这好像是法国人的侦察车。”

    “这次你可猜错了,”何天雷异常肯定的说道,“这是反正斧武装从法国人手里缴获来了,法国人在马里早就不用这款型号的侦察车了,泉子,打不打?”

    “你确认咱们扛得住侦察车上的那个大炮管?”

    石泉心惊肉跳的问道,不远处正朝着他们开过来的那几辆虽然在大伊万何天雷的嘴里被叫做侦察车,但其实就是个小号儿的轮式坦克。

    “装样子的,反正斧的人想弄到炮弹可不容易。”何天雷异常肯定的说道,“那上面的炮塔还不如上面的机枪威胁大呢。”

    既然这样还有什么可考虑的?石泉立刻做出了决定,“有把握的话就把他们留下来,记得留几个活口问问什么情况。”

    “放心吧!”

    何天雷回应了一句便没了动静,直到那支由四辆轮式侦察车和五辆皮卡以及两辆乌尼莫克卡车组成的车队都快开到山丘的正下方时,何天雷等人这才击发了一直在调整着发射方向的火箭弹!

    强劲的尾焰即便在这沙暴中都格外的显眼,八枚火箭弹两两一组,分别扑向了位于车队首尾的四辆侦察车。

    震耳欲聋的爆炸中,其中三辆侦察车立刻被掀翻在地变成了火球,唯一一台侥幸活下来的侦察车正要逃跑,便被一枚巴适亲自打出的RPG7火箭弹命中了车轮。

    解决掉了现场最大的威胁,剩下的那七辆车在短暂的惊慌之后立刻准备四散逃开。然而一直期待着能捡些东西的图阿雷格人们怎么会放过这个机会?他们更不会给咸鱼开过打出12联装火箭炮的机会!

    以巴适打出的那一发RPG7火箭弹作为开始,剩下的四名图阿雷格人相互配合的用手中的56式冲锋枪扫射着山丘下的皮卡车。

    也直到这个时候,俱乐部的众人才想起来,这些图阿雷格人是从战乱中的利比亚一路逃难过来的,而他们不但能从利比亚活着逃出来,甚至还穿越了撒哈拉沙漠,又怎么可能只是普通的游牧部落?

    前后不到十分钟,枪声便停了下来,在石泉等人的配合下,剩下的那几辆车跑的最远的也不到一百米,便被一脸愤懑的咸鱼给打碎了驾驶室的玻璃。

    他当然不开心,明明说好的让他开炮,结果他除了用步枪解决了一辆皮卡之外,身旁的火箭炮根本没用上,这都第几次了?就算他不着急,火箭炮上的那12枚火箭弹都该急了。

    冒着浓烟战场上,图阿雷格人顶着风沙忙碌的收拢着各种用的上的战利品,就算是那些被打烂了发动机的皮卡,他们都没有轻易放弃,而是选择拿着扳手拆下了所有看起来还能用的轮胎以及一些用的上的零件。

    阿萨克也没闲着,他同样带着族人在寻找着活下来的人,至于那些重伤的救不活的,直接一枪崩了了事。一番忙碌之后,这些涅涅茨汉子们带回来分作两拨的七个人。

    这七个人里有三个是黑人,根本就不用拷问,和他们打过交道的何天雷只是看一眼他们身上的行头便知道,这三个肯定是反正斧武装的士兵。但剩下的那四个人却有意思了,这四个竟然全都是白人女人,年轻漂亮的白人女人。

      <code id='85067'></code><style id='f894a'></style>
    • <acronym id='6e8ca'></acronym>
      <center id='c0f2d'><center id='cc7fb'><tfoot id='b6dcd'></tfoot></center><abbr id='42a88'><dir id='0207a'><tfoot id='fcf9c'></tfoot><noframes id='1c33c'>

    • <optgroup id='64a04'><strike id='58b61'><sup id='bed47'></sup></strike><code id='f8ef4'></code></optgroup>
        1. <b id='c3fb2'><label id='8de9a'><select id='8dc0c'><dt id='a7b3d'><span id='f80b9'></span></dt></select></label></b><u id='fa027'></u>
          <i id='1b9fc'><strike id='6ce6b'><tt id='1cdf6'><pre id='48c73'></pre></tt></strike></i>

              <code id='de5d6'></code><style id='c018e'></style>
            • <acronym id='29cec'></acronym>
              <center id='a2b58'><center id='de232'><tfoot id='15db2'></tfoot></center><abbr id='2ce32'><dir id='306a9'><tfoot id='46978'></tfoot><noframes id='9f2a2'>

            • <optgroup id='ae6cd'><strike id='8f720'><sup id='c484b'></sup></strike><code id='46511'></code></optgroup>
                1. <b id='909ec'><label id='d3b38'><select id='64196'><dt id='ee6d8'><span id='d58be'></span></dt></select></label></b><u id='7cb4f'></u>
                  <i id='afbb2'><strike id='3dfca'><tt id='3cc0e'><pre id='9de16'></pre></tt></strike></i>

                      <code id='a8771'></code><style id='b23a3'></style>
                    • <acronym id='966dd'></acronym>
                      <center id='2e18d'><center id='d0a9e'><tfoot id='5ef1e'></tfoot></center><abbr id='378eb'><dir id='d195e'><tfoot id='6d18c'></tfoot><noframes id='499ba'>

                    • <optgroup id='c977e'><strike id='93aa6'><sup id='af4a5'></sup></strike><code id='c747a'></code></optgroup>
                        1. <b id='24fa6'><label id='75c14'><select id='15b25'><dt id='a1049'><span id='8e553'></span></dt></select></label></b><u id='4be6d'></u>
                          <i id='bdcfd'><strike id='540e7'><tt id='ef4f5'><pre id='d49c9'></pre></tt></strike></i>